技术并不意味着一切,当积累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就是该重新入门的时候。


La Huerta, Seville.jpg [google art project]

现实的生活中总是布满了琐事,而大学期间的自由也代表着琐事都需要自己亲手一件件地做完,平淡得让人厌倦然而又是无可奈何。像是西西弗斯推着他的石头,生活的重量或者说生活的重任把人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以前特别痴迷于心灵的探索,对哲学的理解,像《惶然录》里的那样,任凭灵魂遨游第七大洲。在生活的单调之中寻找怯懦单纯的自由。在昆德拉的意象里寻找自己,在马孔多的循环往复中寻找情节之外的意义。

现在才发现,自由和禁锢同义,而自由和自由恰恰相反。在中学时就算身体被禁锢在教室不能动弹,但思考的却是生活的本身。而如今不再为一板一眼的规则所困,却失去了想象的能力。

不管怎么样,还是希望自己更多地去思考。附: 《生活之奴》 --费尔南多·佩索阿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很久之后的回首,才发现在一条路上自己已经走得很远了。许多的汗水和坚持变成平常,记忆最清晰的是高三的假期时间。在一行一行php代码中寻找一个完美的bypass方法,poc和exp的一点点完成,窗前的天色也一点一点变淡;直到青色的天空变得明亮,在乌云上提交的漏洞分析也检查完第二遍。心里很单纯的满足。

似乎人们对自己的付出总是感到矫情。不过其实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。只是不断地成长就好。不过已经遇到过许多,想要得到如今我这样的结果而去努力。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,或许他们会觉得我故意隐藏?其实做的就是单纯的去学习而已。没有更多的了。像tk教主微博上说的那样,他们总是觉得你让他多学了一点什么,多走了一点弯路,问你为什么不是在地图上两点直线间的距离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最重要的事是先了解加解密流程
encrypt.png

decrypt.png

作为一种流密码加密,每次进行encrypt操作的时候是有两个参数的,一个16字节的明文块(block)和上一个密文block,两者xor操作后再进行真正的加密算法。那么加密第一个明文block时没有上一个密文block怎么办呢,所以就有iv,作为第一个块的前一个快的密文来帮助加密,传输时一般用明文方式放在密文的前面,也做到了加密的随机化(只要iv不同,相同明文的密文会不同)。所以说加密的顺序是从左向右的。那么解密呢?从右向左还是从左向右?其实是无所谓的。因为传输时密文的组成通常是16字节的iv加上16字节整数倍的真正密文。针对于任何一个密文block,知道在他前面一个密文block就能成功解密(明文block=decrypt(密文block) xor 上一个密文block)。也就导致不能多线程加密,却可以多线程解密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